當前位置: 首頁 > 每日資訊 >

首批俄羅斯大豆進入中國 大豆進口渠道再擴圍

  • 來源: 華夏時報
  • 日期:2019-08-19
  • 編輯:楊仕省
  • 評論:0

中俄簽訂大單後,首批大豆抵達中國。

 

    8月5日,來自俄羅斯的4400多噸大豆從我國南通海關入境。這是今年6月,中俄雙方簽署深化大豆合作發展規劃之後,首批進入中國市場的俄羅斯大豆。

 

    海關總署7月25日宣布,在俄羅斯境內所有産區種植的大豆,經檢驗合格後可以進入中國市場。此次南通海關共完成4431.677噸俄羅斯大豆的口岸放行。

 

    自今年5月以來,我國主流油廠豆粕總成交量高達331.61萬噸,環比增加19.06%,同比增加219%。“近幾年居民消費結構升級,大豆需求激增,國産大豆産需缺口較大。”中國社科院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李國祥表示。

 

    那麽,中國需要進口多少大豆?據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直屬事業單位的國家糧油信息中心發布消息顯示,預計2019/20年度中國大豆進口8900萬噸,比上一年度增加90多萬噸。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此前曾透露,中國一年生産大豆1600萬噸左右,但需求在1.1億噸,缺口在9000萬噸左右。

 

    “中國爲此及時出台了‘振興國産大豆,擴大種植面積’的政策,今年種植面積明顯好于去年。”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副研究員、農業農村部大豆全産業鏈預警分析團隊首席張振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2019年大豆種植面積增加到1.36億畝,比上年增加1000多萬畝,正逐步縮小大豆的進口量。

 

首批俄豆進入中國

 

 

    8月5日,4431.6噸俄羅斯大豆經南京海關隸屬南通海關完成檢驗檢疫後通關放行,這是中俄兩國簽署協議以來首批入境的俄羅斯大豆。

 

    據悉,該批大豆爲中糧旗下中糧貿易從俄羅斯采購,從俄羅斯海參崴裝運至南通,是南通口岸首次以海運散裝方式進口俄羅斯大豆,拓展了長江流域對接“一帶一路”進口糧食海路物流通道,也標志著《關于深化中俄大豆合作的發展規劃》成果正式落地。

 

    據南通海關介紹,此批大豆采購自俄境內最大糧食貿易企業俄羅斯農業集團公司,以一般貿易海運散裝方式進口,此舉極大推動了中俄兩國企業的合作逐步走向縱深。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東北振興戰略與俄羅斯遠東開發戰略不謀而合。“中國在資金、技術、市場等方面優勢明顯,俄羅斯土地資源豐富,農業生産潛力巨大,中俄合作的前景廣闊,商機巨大。”中國豆協一位副會長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中糧貿易綜合貿易部總經理柳林則表示,鑒于中國市場對于俄羅斯大豆的需求,中糧將充分發揮自身産業優勢,開展海外訂單農業,將産業鏈向俄境內延伸。

 

    據張振介紹,當前,進口大豆成本上升,豆粕的成本也隨之擡升,豆粕的需求卻很疲軟。正如近日國家糧油信息中心發布月報那樣,2019/2020年度因豆粕需求下滑,大豆進口量較上月預估下調200萬噸,至8700萬噸,但仍高于上年度的8400萬噸。

 

    根據豆粕消費需求推算,2019/2020年度我國大豆榨油消費量爲8850萬噸,同比增加200萬噸,增幅2.3%。其中,包含200萬噸國産大豆及8650萬噸進口大豆,預計大豆進口量爲8700萬噸,年度大豆供需缺口21萬噸。

 

    海關總署數據顯示,1-7月,我國累計進口大豆4690.5萬噸,同比下降11.2%。援引上海彙易消息,由于卸貨延遲,7月份還有百余萬噸進口大豆順延至8月,預計8月實際卸貨量可能在900萬噸左右,9月預計到貨量超過900萬噸。

 

    記者了解到,8月至9月大豆到港量較大,大豆供應充足,但隨著巴西大豆出口速度放緩,四季度大豆到港量會明顯下滑。“眼下,隨著大豆集中到港,大豆庫存增加,油廠開機率上升。”張振說。

 

    李國祥向《華夏時報》記者分析稱,鑒于當前我國對美豆市場的進口仍未全面展開,即便近期允許俄羅斯對華出口大豆,但這與龐大的中國大豆需求仍相差甚遠,因此最近中國進口大豆還會以巴西爲主。

 

擴大進口來源國

 

 

至今,中國仍在加大巴西大豆的采購量。

 

    目前,巴西大豆價格到中國CIF價已漲至每噸400美元,高于此前的380美元/噸。去年7月,中國宣布對美豆加征25%的關稅之後,巴西大豆價格隨即水漲船高,超過美豆價格,加之受國際大豆供應渠道限制,中國大豆買家不得不繼續采購巴西大豆。

 

    數據顯示,去年7月份以來,巴西取代美國成爲我國最重要的大豆進口來源國,今年1-7月份我國共計購買3922萬噸巴西大豆,占我國大豆總進口量的80%以上。

 

    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每年大豆進口量近億噸,約占全球大豆貿易的三分之二以上。當前,美國、巴西大豆出口量占到全世界大豆貿易的80%以上,貿易市場的高度集中,使得中國在全球大豆貿易中“很受傷”。

 

    “從當前我國大豆市場供應而言,依舊需要探索好國內國外兩個市場的平衡利用問題。”張振認爲,在國內,我國近兩年持續加大種植結構調整,提高大豆種植面積,而在對外方面,最主要的是鼓勵企業走出,在全球市場開拓糧食進口市場。

 

    張振還認爲,中國亟需從大豆産業鏈各環節入手,以現代化的産業結構、組織方式、技術手段爲抓手,實現大豆産業由“大而弱”向“強而精”的轉變,促進産業鏈從傳統到現代的轉型升級。

 

    對此,李國祥認爲,要注重大豆生産環節的規模化和專業化,提高大豆生産競爭力,做大做強優勢産區,針對不同區域分類施策。他稱,改革大豆價格形成機制是農業供給側改革的當務之急,方向就是要充分發揮市場形成價格作用,加快培育多元市場購銷主體,包括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大豆産業合作,拓寬大豆進口來源渠道。

 

    今年1月,我國大豆進口主要來源國爲巴西、加拿大、阿根廷,2月份大豆進口來源國中美國比重開始增加,至3月份逐漸演變成美國、巴西兩國,4月份之後,巴西大豆進口比重激增。從2018年至今,中國減少從美國進口大豆,轉而大量進口其他國家的大豆,至今進口量仍然還是國産量的5倍多。

 

    面對複雜的大豆貿易,中國出台了對大豆種植者的扶持政策。在李國祥看來,擴大大豆種植面積,提高大豆産量,能夠彌補進口大豆減少的缺口,但還還有一段很長的路需要走。

 

發表評論
評價:
聯系我們
  • 電話:020-37288723
  • 傳真:020-37287849
  • 地址:廣州先烈東路135號4號樓609
  • 郵編:510500
  • 郵箱:gdfeed@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