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fp4obr"></div><thead id="fp4obr"></thead>
                  D+快檢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主編精選 >

                  誰扼住了中國南美白對蝦行業的咽喉

                  • 來源:中國漁業報
                  • 日期:2015-07-08
                  • 編輯:admin
                  • 評論:0
                    一個都跑不掉
                    
                    有部電影叫《一個都不能少》,字面意思和“一個都跑不掉”看似相近,但表達的情感卻大相徑庭。一個是正能量,一個是負能量。前者是對美好事物的分享,後者是對惡果的承擔。
                    
                    如今的對蝦行業就屬于後者。因爲從業者缺乏擔當,導致對蝦養殖如履薄冰。養殖戶一旦虧損,都會通過産業鏈一環一環地反向反饋回來,讓每個環節都有苦果可嘗。飼料銷量減少、種苗需求減少、漁需物品需求減少等等。一個行業止步不前甚至縮水,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因此,只有各個環節都需秉持“爲養殖戶增加效益”這一宗旨,並且能說到做到,中國南美白對蝦養殖業的崛起才能看到曙光。
                    
                    當混亂的鏈條足夠長,長到無法看清兩端時,處于這個鏈條的每一個環節都認爲自己是無辜的。用這句話形容現在的中國南美白對蝦行業再恰好不過。一個行業要想健康發展,需要行業中的每位從業者將之作爲一份事業來對待,而不僅是養家糊口。
                    
                    記者在一系列采訪中體會最深的就是“推诿”。養殖戶指責種苗代理、種苗代理指責育苗企業、育苗企業指責進口親蝦、親蝦企業指責養殖技術、指責漁藥商,就是不反思自己這道環節有沒有出纰漏。一片迷霧中,大家都找不到出口在哪兒,索性就把責任的皮球踢來踢去。到底是誰扼住了白對蝦行業的咽喉?目前看來,“凶手”不是“某個”,而是“群體”。
                    
                    實際上,對于白對蝦行業的影響因素,可分爲可控和不可控兩類。不可控因素主要是氣候以及日益加劇的環境汙染;可控因素則包括親蝦的進口把控、種苗培育過程中的濫用抗生素、種苗銷售的暗箱操作、僞劣魚藥的泛濫以及技術應用的落後等。
                    
                    【斷鏈第一環】
                    
                    親蝦引進環節把控疏松
                    
                    “不排除美國把質量稍差的親蝦賣給中國”
                    
                    “今年SIS不好養,生長速度比去年慢太多”,這樣的聲音在今年一直持續不斷,記者了解到不少SIS蝦苗養殖不如意 的案例。欽州犀牛腳鎮的養殖戶林老板有30多口蝦塘,今年4月在本地某知名苗場拿的SIS一代苗,到目前已養殖70來天,但蝦最大卻只有130多頭/斤,而往年正常情況下一般都有50-60頭/斤了,生長速度較往年下降一半以上。周邊幾百畝的蝦塘也有類似情況。他們也向苗場反映了這種情況,苗場的技術人員看過後,也找不到原因。面對這種情況,林老板他們也無能爲力,排塘的話損失慘重,不排的話只能這樣耗下去。
                    
                    欽州銀海蝦苗場蘇老板針對上述問題向記者解釋:“我猜測可能跟SIS進口到中國的親蝦質量下降有關:今年SIS出口到印度的親蝦價格是65美元/對,但出口到中國的才55美元/對,不排除他們把質量稍差的親蝦賣給中國。我們只是做蝦苗的,幼蝦還是得從幾個進口親蝦的苗企拿。2015年海關記錄在案的進口親蝦數據是4萬對,而苗企宣傳卻有10幾萬對,缺口中的數量從哪兒來?不言而喻。除此之外,某些人用國內養大的親蝦,拉出境辦個手續再拉回來就又算進口親蝦了。這種情況從2011年就出現了,但到現在還沒得到解決。”
                    
                    谏言:需從國家層面考慮解決親蝦問題
                    
                    中國從1998年開始引進南美白對蝦,2001年開始批量養殖。但一直到現在,親蝦都依賴于進口。因爲白對蝦的選種育種技術已被國外壟斷,優質種只在SIS、OI、科那灣三家公司手裏。
                    
                    中國現在雖然也在建立對蝦體系,研究出黃海1號、2號,但是苗種性狀表現平平,收效甚微,親蝦問題得不到解決,做什麽都是事倍功半。所以,可以學習泰國、印度從國家層面出發,直接由政府層面保證引進的親蝦質量,必要時還能尋求技術援助。目前起步比中國更晚的印度,其對蝦養殖業如火如荼,大有趕超中國之勢,就是因爲在國家層面保證了優質的種源。另外,國家的重視可以促進産業規範化。所以,這些年中國、越南藥害問題頻發,但是泰國、印度相對良性。
                    
                    【斷鏈第二環】
                    
                    合作場成業內隱患
                    
                    不少品牌企業被合作場砸了牌子
                    
                    一個品牌,兩套標准,這是品牌苗企合作場出現的最大問題。小苗場出現大大小小問題是符合正常邏輯的,畢竟投入小,硬軟件都跟不上。但合作場在設施、技術都具備的情況下還出一些問題苗就有悖業界期望。
                    
                    欽州種苗中介陳老板向記者透露:“品牌苗企雖然做一代苗,但不敢保證合作場也只做一代苗,山高皇帝遠,根本監控不了。比如在欽州這兒有幾家海南品牌苗企的合作場,現在大家都不怎麽去那兒拿苗了,和本廠的質量差距不小。像以前正大蔔峰的苗多好,供不應求。爲了滿足市場,蔔峰就聯合地方新開了不少合作場。現在呢?被這些合作場砸了牌子,口碑越來越差。只要和品牌苗企搭上關系都出好苗嗎?不見得!”
                    
                    “以前中介奔著折扣去,哪家折扣大去哪家,得到報應後現在很少這樣搞了,但他們又出問題了。養殖戶一拿到差苗,還是只罵我們中介,可我們手裏的苗大多都是從這些合作場出來的。”陳老板一臉郁悶地向記者吐露道。
                    
                    谏言: 公開育苗操作流程
                    
                    無論是本場還是合作場,應將育苗車間的員工操作視頻公開,倉庫公開,育苗場公開,就如海壹蝦苗。海壹蝦苗培育要求標准是高于任何一個企業的,但怎麽讓外界信服呢?尤其是諸多合作場攪亂市場的情況下,公開育苗操作流程就成爲了最好的回擊方式。既維護了品牌,也讓市場上的質疑聲不攻自破。同時,品牌苗企應多設立直銷店來取代合作場,這也是未來趨勢。
                    
                    【斷鏈第三環】
                    
                    育苗過程過多使用化學手段
                    
                    小苗場一般采用高溫育苗和抗生素育苗
                    
                    親蝦質量固然重要,但蝦苗的培育也不容忽視。目前品牌苗企都是采用的活菌育苗技術,這也是未來的趨勢,活菌育苗對水質的處理要求非常高。但是用生物、物理的手段培育蝦苗成本非常之高,小苗場承受不起只能高溫育苗和抗生素育苗。爲了讓水質達到無菌條件,只需要投入抗生素即可,快捷簡便,但是藥殘問題如何處理?高溫育苗雖讓蝦苗變態加快,但會導致蝦苗亞健康生長。這樣培育出來的苗一經流通,都會給蝦農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就算用抗生素育苗,也會遇到假藥問題,這更是讓育苗這一薄弱環節“雪上加霜”。欽州銀海蝦苗場蘇老板向記者抱怨道:“目前魚藥中的假藥泛濫成災。我檢驗過各種藥物,特別是新出來的一些藥物和消毒劑,假的很多,前幾天我剛拿了四個品種的複合鹽去做實驗,有三個都像石頭一樣一點作用都沒有,就一個冒點氣泡。一桶活菌稀釋成三桶賣更是常有的事。很多藥廠我都去看過,隨便什麽藥物,打個標簽都拿出去賣,誰都知道蝦藥監管方面是最差的,保守估計50%是假的。”
                    
                    對此,記者專門咨詢了漁愉魚水産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悅悅。李悅悅作出了以下解釋:“通常人們所說的‘漁藥’分爲國家標准(藥品)和企業標准(非藥品)産品。個人認爲其中假藥占5-6成,主要集中在漁藥小作坊制造的‘非藥品’上。現在很多小工廠鑽空子,披著專造‘生物試劑’(非藥品)的外衣來生産國家標准(藥品)。”談到爲什麽現在魚藥小作坊泛濫,李悅悅分析出如下3個原因:①門檻低,市場混亂,小廠大多賒銷爲主,模仿複制産品,爲了追求利益,使用低價原輔料。②養殖戶對辨別産品好壞真假知識有限,選擇産品時不懂如何辨別。③非藥品産品,監管部門不夠明確。
                    
                    谏言:育苗要以技術爲本,走專業化之路
                    
                    目前,種蝦幼體生産技術粗放,90%以上的種苗公司缺乏獨立的,並具備嚴格的生物防控體系的種蝦幼體生産場,以及專業的種蝦團隊。
                    
                    應從專業的角度出發,建立獨立的種苗技術研究機構;獨立的並具嚴格生物防控的種蝦及幼體生産場和專業的團隊;具備良好的水處理系統的育苗生産場;專業的餌料生物生産、研究及團隊;獨立的專業檢測機構及團隊;規範的養殖驗證基地。
                    
                    【斷鏈第四環】
                    
                    水産科研:理論滯後于實踐
                    
                    水産科研人員浮躁,缺乏分享精神
                    
                    “說極端一點,現在水産研究院理論嚴重滯後于實踐,現在的很多養殖成果比如‘魚蝦混養’都是養殖戶自己搞出來的,我們只不過去打了個總結,形成資料,然後就開始爭這是誰誰誰的成果,我已經見過很多起業內專家爭‘魚蝦混養’成果了。”徐代林(化名)向記者爆料。
                    
                    徐代林就職于一家省級水産研究院,主要從事南美白對蝦的研究。徐代林還向記者反映:“我在水産研究院已經幹了十幾年,存在的問題大家也都有目共睹,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水産科研人員浮躁,缺乏分享精神,二是借國家項目謀私。”
                    
                    徐代林曾在美國學習過兩年,對國外樂于分享的科研精神印象很深。“只要取得專利後,國外的水産科研機構很樂意分享出自己的研究成果。在這樣良好的氛圍下,使得高校、水産科研機構與種苗公司形成良好互動,在他們之間隨時流通的都是最新的科研成果信息。而我們國內呢?一有成果就藏著掖著,馬上急著變現,很浮躁。只要大家都有分享精神,我不相信這個行業搞不好。”徐代林感慨道。
                    
                    谏言:正本清源,監管措施急需落地
                    
                    不僅水産科研機構,現在國內的大部分科研機構都需要深刻認識到這一點。由于長期忽視本身職能,從而使得研究人員的工作越來越模棱兩可,大家都像企業員工一樣深耕市場廣淘金。目前行業不缺政策,缺的是執行,所以急需加快監管措施的落地。
                    
                    【不可控的一環】
                    
                    環境汙染成最大攔路虎
                    
                    “現在的海水需要經過9重水處理才能保證水質達到無菌條件”
                    
                    談到近幾年白對蝦難養的原因,記者在前文采訪過的中介陳老板、苗場蘇老板、海壹種苗李經理、養殖戶林老板都首先提到了氣候、環境汙染。
                    
                    “以前的天氣變化也快,而且台風更大,我們都沒這麽怕過,現在下點雨,我們就怕得不得了,因爲說不定下的就是酸雨”,陳老板說道。在對苗場蘇老板的采訪中,蘇老板提到了嚴峻的環境問題:“今年我總感覺氣候反常,清明投苗的時候一直不下雨,海邊50公裏以內全是赤潮。到了5、6月氣溫一升高,藻類全部死掉然後整個海區都發臭,欽州港一浪一浪的全是死魚。”
                    
                    海壹種苗李經理也反映了汙染問題,尤其是水質。他說:“由于海水汙染越來越嚴重。海壹種苗對水處理環節投入也越來越大,需要經過9重的水處理才能保證水質的無菌條件。”
                    
                    養殖戶林老板擁有欽州最大的養蝦場,他于1998年自己圍海建堤,造了35口塘,共達700畝。“自從2009年開始越來越難養,海水汙染得太嚴重,以前我700畝全拿來養蝦,現在只養了300多畝,其余的全拿來處理海水,一口塘接一口塘的沉積、過濾。欽州灣的海水起碼要流過10幾口塘才能彙入蝦池。”
                    
                    谏言:全社會協同處理
                    
                    汙染問題不僅體現在水産行業,而且體現在全社會的各個行業,已然成爲世界難題,只有從國家戰略角度,通過全社會共同努力,才有望實現“藍天白雲、青山綠水”的治理效果。
                   
                   
                   
                   
                  發表評論
                  評價:
                  聯系我們
                  • 電話:020-37288723
                  • 傳真:020-37287849
                  • 地址:廣州先烈東路135號4號樓609
                  • 郵編:510500
                  • 郵箱:gdfeed@vip.163.com